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极客修-小说: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战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40 次

文/古月

天边最终一抹霞光暗下去,街灯连续亮起,我和小文还坐在校极客修-小说: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战门外的小酒馆里。

小文忧心如焚地对我说:“她对我越来越冷淡了,她是不是已变心?”

我坐着没有动,我冷冷地说:“普希金为了美人娜塔丽亚勇于与丹特斯决战,你敢吗?”

小文抬起头,两眼瞪着我,反常坚定地说:“敢。”

我望着小酒馆外边,朦胧的街灯照着坑洼不平的路途,街上很少行人。我叹了一口气,我说:“你打不过他的。”

小文又把一大杯啤酒倒进肚里,他说道:“打不过,我也要打。”

我说:“我教你两招吧,不论多强的对手,只需这两招就能制胜。不过出完事,可不要怪我。”

小文说:“那哪能呢?快说吧,什么招。”

我附在小文的耳边,悄悄地说出我的招式。小文听了,不语。

我拿起酒瓶,又给小文倒了一杯:“堂吉诃德为了心里无名指的贵妇人,骑着一匹瘦马,手持一支长矛,勇于应战巨大的风车。你应战小武的勇气定能赢得她的芳心。”

小文一饮而尽:“我要让李娓妮知道,为了她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李娓妮是校园的美人。

李娓妮有多美,我也说不出,就象宋玉描绘店主之子的美,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,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,美得适可而止。晚上熄灯寝息后,一睡房的男生就躺在床上谈论校园的女生,说得最多的便是李娓妮。

“白白的肉肉的鸭蛋脸,有点婴儿肥,丹凤眼,柳叶眉,你说象不象王熙凤?”

“不,象林黛玉。一双眼睛,水汪汪的,顾盼生辉。”

“要我说,都不象。身段才是要点,你们看那腰,那背,那腿,挺立而丰腴。”

她总爱穿一套白色带黑条纹的运动装,意气风发。她是班上的体育委员,领操、安排活动尽责、热心、大方。而我在体育方面是差生,总能得到她分外的关怀。她纠正我跑步的姿态,给我做演示,要这样,这样,前脚掌着地,前后摆臂。她教我跳圆圈舞,拉着我的手,抚着我的腰,弄得我脸红心跳。

喜爱李娓妮的人许多,最斗胆的便是小文。

小文是班上的文人,给李娓妮写了许多的诗。“你的姓名是嘹亮的钟声,声声敲在我心里;你的的声响,是绕梁的余音,悠扬又多情。你那摇摆的长发,是夏天的闪电,照亮我漆黑的心境……”

“我是一滴露水,在田田的荷叶的碧绿里。饮下我吧,连极客修-小说: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战水晶都嫉妒我的水儿是那么清莹。我化蛹成蝶,仅仅为了你。获取我吧,我是那蝴蝶,在你的热心烈火中得到永生……”

我看见小文和李娓妮在操场里跑步,我看见小文在图书馆帮李娓妮借书,我看见,小文在食堂窗口给李娓妮打饭,在同一餐桌上就餐……

但是后来校园安排武术竞赛,体育特长班巨大英俊的小武成为了咱们班的教练,也很快赢得了班上女孩子们的芳心。小武教咱们班参与校园竞赛的军体拳,又自动教班上女生们女子防身拳,还独自教李娓妮八卦莲花掌。咱们说,咱们都要学八卦莲花掌。小武说,学武要有慧根,你们都学不会。班上的男生都很不服气,都说小武心怀叵测。咱们给小文加油打气,肥水不流外人田啊,本班的花儿岂能让外人摘了?文人与佳人才是绝配。

小文与小武的决战是在一个午后的操场上进行的。

夏天的午间,下了一场白日雨,灼人的高温退去,地上的泥土泛起阵阵土腥味,风摇着法国梧桐树叶上的雨滴。长满铁线草的操场上站着三个人,小文,小武,还有我这个证人。

我与他们约好,不能用剑不能用刀,赤手空拳,点到为止。可决战一开始,工作的开展就不受我操控。小文哪里是小武的对手,小武轻盈的左腾右挡就化解了小文的攻势,一出手就让小文跌倒在地。几个回合下来,小文已是气喘吁极客修-小说: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战吁,鼻青眼肿。我没有料到小文是那么的一触即溃,看来决战一开始便是一个过错,我忙喊停。可小文底子不听,跌倒了又爬起,爬起又进犯,一场力气悬殊的决战,断断续续地持续。

午休的同学们从睡房里走出来,大口地呼吸着雨后湿润的空气,三三两两地向操场走来,很快操场上聚起一大群学生。芳华热血的少年,总是崇尚力气的比拼,象观看一场拳击竞赛,他们为弱者呼吁助威。

小文在这呼吁里爆发了洪荒之力,他不管小武雨点般的拳头,发了疯相同向小武建议进犯,仙人摘桃,二龙戏珠,招招都阴狠。小武“哎哟”一声倒在了操场里。

我忙喊来校医,校医查看后,又把小武送到了城区大医院里。医师说,小武的“桃子”受损,今后可能会影响生育。

小文和小武的爸爸妈妈都被校方请到了校园,参议小武的医药费。小文和小武的爸爸妈妈对李娓妮充满了仇恨,要不是因为她,小文和小武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。为了停息事态,李娓妮也挨了校园的处置。

李娓妮挨了校园的处置,心境很抑郁。没有了从前的生动与热心,做什么事都没有精力,很不高兴。我便不时找她谈心,也谈小武和小文。

我说:“其实挨处置的应该是我,决战的主见是我出的,是我害了小武和小文。”

我看见李娓妮眼中的仇恨象潮水般涨起来,便又说:“假如那天小文输了,下一个与小武决战的便是我,你信不信?”

李娓妮忿忿地说:“人们只记住了普希金的巨大,极客修-小说: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战可谁关怀娜塔丽亚的苦楚?女性不是男人的猎物,你们谁也别想左右我的人生。”

我说:“不,不是……”我一时语塞,欣然地望着她仓促远去。

没隔几天,李娓妮转了学。转到哪里去了呢?小文和我至今都还在探问。